信念

判官春节番外

   中午,沈家老宅


   闻时迷迷糊糊向旁边一摸被子早就凉了,看来尘不到早就醒了,不过以前尘不到总是等我醒,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不过,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起床、穿衣、洗漱。


   出门一看,楼上没人,楼下夏樵在桌子前擀面皮,老毛在调馅料,话说调馅料干什么?哦,对了今天是大年三十,晚上要吃饺子。过着过着就忘了日子的傀术老祖如是想到。大小召在和面,庄冶、卜宁、钟思和尘不到在包饺子,等等!钟思和谁?!尘不到?!闻时不禁多看了一会儿,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就被尘不到发现了。


   “雪人这是什么表情?今天可就是大年三十了,明天可就是初一了,晚上还要吃饺子,怎么我们小雪人不打算吃饺子了?”闻时没有着急回答,走到尘不到身旁才说道:“没有,你怎么不叫我?”“昨天晚上雪人……”刚听了个开头就感觉不妙的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尘不到的嘴,才没让尘不到继续说下去。不过尘不到倒是得到了一个红色的雪人。

   

   就站在他们旁边的夏樵、庄冶、卜宁、钟思以及老毛和大小召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敢说话。哦,大小召除外,她们敢。

  

   “尘不到,我和你一起包。”听了这句话尘不到微微一愣,随机笑道“看来我昨晚对雪人还是太留情了?”闻时闻言耳垂又染上红色了,看起来一天这色也褪不下去了。


   被尘不到拦住的闻时无事可做准备到各家去看看,没想到刚到张家就歇了这个想法,刚到张家就看到张碧灵拿着擀面杖在追着周熙,张雅临和张岚拿着个面皮左看右看,也对,当了那么多年姑奶奶,不会包饺子也实属正常,但那个张雅临你旁边的傀是怎么回事?你是觉得傀主不会包饺子傀就会吗?索性趁着他们还没发现自己赶紧回去吧,我怎么就一时想不开来看他们了。看什么看!不看!看他们追着人打和研究怎么包饺子?还不如去看尘不到包饺子。


   闻时这么想着果真有开了道门回去了。看到闻时过去还没十分钟就又回来了的夏樵问道:“哥,你不是去别家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意思”看到闻时回来的尘不到顿时了然道:“估计是看到别人家的家暴现场了吧。”“家暴?不会是周熙吧?”“就是他。”“心疼张阿姨,摊上周熙这么个儿子”


   “好了,雪人准备干些什么?”“跟你们一起。”“雪人去休息好不好?”“我不”“雪人听话”尘不到看着闻时不说话默默捻了一下手指,顿时从楼上走下来一堆白猫,一看见闻时就朝闻时身上扑,直把大名鼎鼎的傀术老祖弄的手忙脚乱才肯罢休。


   因为尘不到这无赖的办法,闻时迫于无奈只能坐在沙发上撸猫,一撸就撸到了天黑。


   被迫撸猫的闻时看着外面已经黑好久了的天又看着从他起来就在包饺子包了一下午终于包完的尘不到,默默拉起尘不到出门了。


   “雪人这是干什么?”“夏樵说今天有集会”“雪人想去?”“嗯”“好,雪人想去师父和雪人就去”闻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红了耳朵。


   闻时觉得再和尘不到待一会儿耳朵上的红就褪不下来了,于是似是逃跑般的和尘不到说了一声就跑开了“尘不到,我去那边看看”只听见尘不到说了一句“那雪人可别把自己丢了,记得去夕桥那里找师父。”


   闻时走在街道上闻时突然注意到一个面具摊子,这时闻时想来尘不到千年之前每次下松云山时都会带一个半神半鬼的面具,想到这里闻时走到摊子前看了一圈,拿起一个兔子面具,想象尘不到戴上这个面具的场面,果断拿出手机付钱。


   另一边,尘不到站在卖花灯的摊子前看了一圈,尘不到的目光停留在一个画着兔子站在雪人旁边的花灯,尘不到大概觉得闻时看到这个花灯时的表情会很好看,所以尘不到也果断拿出手机付钱。


   夕桥?好像听夏樵说过是在名华府左边五百米的地方。闻时回忆着夏樵的话,磕磕绊绊的走到了夕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尘不到手拿花灯站在桥中间,因为集市全是穿汉服的人所以尘不到和闻时也在刚入集市的时候就换上了在松云山时候的装扮,所以此时的尘不到赫然是具仙人姿态。闻时一时竟看呆了。此时注意到闻时的尘不到轻笑了一声走到闻时跟前把手举到闻时眼前晃了晃,回过神来的闻时疑惑的问道:“尘不到,你干什么?”“小雪人灵相出窍了,师父帮小雪人把灵相叫回来。”听明白了,尘不到说他走神了。

 

   “雪人手里拿的是什么?”“新年礼物”

说着把面具递给尘不到,尘不到看着闻时手里的兔子面具也不恼,只想:自己和雪人还真是心有灵犀。想着把手里的花灯也递给闻时,顺便接过面具对闻时道:“给,雪人新年礼物。”闻时看着尘不到手里的花灯只觉得和自己的礼物很配。想着便接过了尘不到手里的花灯。看着闻时就很喜欢,但偏偏某人就是得问一句“雪人喜欢吗?”回答他的是闻时低声的一句“喜欢”


   突然一道烟花飞到空中炸裂开来形成一个数字5,然后分别是4、3、2、1,最后是大家期待已久的0,随着代表0的烟花飞往空中、炸裂,随后集市顿时充满了“新年快乐”和更多烟花炸裂的声音。


   他们站在夕桥上看着烟花在那在夜空中炸裂开来迸溅出千万火花又从空中坠落,构成一幅烟花盛景。


闻时背对着这盛景,对尘不到说出新的一年里的第一句话“新年快乐,尘不到。”


尘不到看着闻时站在那副盛景前好像与那副盛景融合在一起,听到闻时的祝福稍稍愣了一下便回应道:“雪人,新年快乐。”

——————正文完————

夕桥是我自己想的名字,第一次写这种文,大家不喜勿喷啊,谢谢大家。新的一年开始了不开心的事属于2022,2023年希望大家开心快乐,都能抢到亲签书。请大家注意评论区风貌不要发展成微博那样,谢谢。请大家自觉把屁股放在一座楼,维护评论区和平人人有责,谢谢配合。感谢大家这半年的陪伴,希望以后还可以见到大家在评论区和我聊天,我看见了一定会回复。

   @苏梓月 @樰(小透明版) @川北野渡. @aejmwtjmythadmwuj祝大家 新年快乐!@苏梓月 祝姐妹新年快乐

  

判官阴客联动游戏体(八,此篇判官众人没有戏份)

null

娄衔月:“殷无书!你怎么把小白掰弯的?”

殷无书:“为什么是我掰弯的小白?为什么不能是小白掰弯的我?”

“你说呢?三界公认变态。”

“小白,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

{请风狸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卡}

null


殷无书:“小白~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娄衔月:“啧啧啧,殷无书没想到啊,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殷无书:“娄衔月你能闭嘴吗”

这时谢白插话了“好,你不能再……”再不要我了

剩下的半句话谢白没有说出来,但殷无书看谢白脸上的表情就猜到了谢白那没说出口的那后半句话是什么了,但正因为谢白没有说出口,殷无书反而更心疼谢白了。

{请殷无书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真假殷无书’}

{开始播放:他不希望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路上,还没见到殷无书就没命了。更何况他并不想真的落到魂飞魄散的下场,他想活,这么些天他被殷无书算计了无数次,他想让殷无书和他自己都好好的活下来,然后慢慢算一笔总账。

      ………………………………

“跟我这么个不人不鬼的纠缠有什么意思……”谢白啧了一声,冷着脸说道。}

     殷无书看着屏幕上的话就知道谢白用了散魂符,显然现场阴客众人不只殷无书想到了。

   殷无书知道自己那时做了什么,但没想到谢白居然用了散魂符,也不知道是那个傻货给的,那个傻货早好小心点别让我发现他是谁

殷无书心里这么想到,面上却一把抱住了谢白,轻声道:“小白,答应我不要用散魂符好不好?”“殷无书,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你干了什么吗,你干了什么事,以至于我要用散魂符”“小白,我…”

{那个……其实阴客大人没必要问这位大人的,以后他做的事我会一一播放的,而且阴客大人您问了这位大人也不一定回答的是实话}

“好,继续放”我倒要看看殷无书都骗了我什么。

{收到!}

{……………………

   谢白只觉得眼前黑了一瞬,紧接着一个宽袍大袖的身影突然从滚滚黑云中直坠下来,又在距离谢白不足半米处猛然刹住。冰下人!谢白呼吸一滞,当他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那张面孔时,抱着猫的手指痉挛似的紧了一下——

    ……………………毫无差别,一模一样!}

“殷!无!书!这是什么情况!”

“小白别生气,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有阳有阴,无善无恶’吗?”

听了殷无书这句话谢白瞳孔猛的缩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因为殷无书是极阳,而那个冰下人就是极阴!

{他乌沉沉的眼珠盯着谢白看了片刻,露出一个完全不同于殷无书的笑,满是妖邪气,道:“好久不见,上一次面对面见你还是——”

    ………………………………

     长久以来搅得他不得安宁、寒冷苦痛加身的人,和把他养大、护了他一百多年的人居然一模一样……

   …………………………

   如果这一阴一阳自存在起就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个体,相互之间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深的影响力?除非他们在最开始根本就是一体的……

     他猛的想起小时候听过的关于殷无书的各色传言,传言中的殷无书是个阴晴不定、忽善忽恶的人,有人觉得他无波无澜简直没有感情,有人却对他如避蛇蝎惧怕至极。

    ………………………………

   后悔当初把心挖出来清空重来吗?要是不挖,有那十来年看着他从小长大的感情打底,哪怕再养个百来年,也顶多是个师徒亲情,深点浅点的区别罢了,总不至于——”}

   “至于什么?这人怎么话不说完!”

  殷无书觉得也瞒不下去了,不如直接告诉小白,万一小白也喜欢自己呢?想到这殷无书开口道:“小白,我喜欢你,想做你的夫君。小白,你……喜欢我吗?”“喜欢”

   得到答案的殷无书高兴的一把抱住谢白。

    毕竟,这天下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要高兴?没有。

————————————————

首先,点名表扬@aejmwtjmythadmwuj ,大家有想要看的图片和视频,以及片段都可以告诉我,我十分欢迎!我不会写表白场面,大家凑合看看就行了,我真的尽力了(இωஇ )。对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家可以在大年初一逛完亲戚的时候来看一下春节番外,第一次写那种文大家见谅。再次感谢@aejmwtjmythadmwuj 的投稿。这章写不完,下一章继续,放心!一定写完!

——————————

@苏梓月 我更新了!想不到吧!

——————————

        我在河南,预祝大家新年快乐,都能抢到亲签!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当时我们已经是在团战了,一起蹲草,打完对面白起了,妲己发消息说让安琪拉离她远点???我想敲开她脑袋看看装了点什么,大姐!在团战啊!就那几个草好吧,你让安琪拉也就是我姐躲哪?我就说了一句妲己能不能有点素质,我承认,用词不太恰当,但好像我也没说什么太过分的吧,她姐王昭君也来怼我们,她一个新手不知道就算了,你一个老手也不看看有多少草,怎么离远点,我真是服了,而且,团战啊!离你多远?三座防御塔???你搞不搞笑,想让别人离你远点你就别玩王者了,不然一团战你让别人离你远点?你退游别玩算了,一天天以为自己多厉害,你厉害你怎么不和那些职业选手比赛!一天天就你厉害,就显得你能,你怎么不上天啊!!!一天天根有什么妄想症是的,抢你经济!团战谁不小心抢了你的经济你和你姐骂人家半天???就这还敢说自己有素质?以后打游戏别让我遇到这两个sb不然我还怼她们,呸!下辈子都别让我看见她们!晦气!烦死了!!!

星期五下午上课闲的没事干画的,画丑、字丑,不喜勿喷

喜欢手账的看过来(与文章无关,官宣闺蜜)

https://donglouhechaomoucai78108.lofter.com/post/7648d2c9_2b7c27f31这是我好闺的作品,她刚来老福特,大家不喜勿喷,谢谢支持,她是做手账的,大家有喜欢做手账的可以看一看她的作品,但是!!!不喜欢的可以退出!!!不要发恶意评论!!!不要发恶意评论!不喜勿喷!不然就不要怪我没有素质了,到时候我就要下场怼人了!不喜勿喷!谢谢配合@苏梓月 爱你😘😘😘

判官游戏体(七)


 阴客时间线:殷无书刚拉住谢白的手

……………………

{在此之前冒昧问一下你们建议和隔壁阴客们一起看吗?}

尘不到:“雪人建议吗?”

闻时:“随你”

尘不到:“好~我们不建议”

众人:“……”合着我们没有话语权是不?

{正在链接阴客世界……链接成功……}

{欢迎大家}

殷无书:“你谁?”

谢白:“殷无书!放手!”

{……哪个,你们要不先坐下再说?}

只见平坦的地面上凭空出现几十排座位反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他们也就听系统的话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叮~已检测到人物全部到达,开始播放‘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下的区别’}

{开始播放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下的区别:

殷无书:“我起来去趟棺盖山”

谢白:“又作什么妖?” 

殷无书:“没大没小~”

尘不到:“醒来了就不要赖着了”

闻时:“要你管~”

尘不到:“呵~没大没小~”

长庚:“十六,吃药了!”

顾昀:“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长庚:“趁热喝,不早了喝完赶紧躺下”

顾昀:“白眼狼,白对你那么好了”}<快手极速版原耽学园>

(怎么样闻崽是不是突然觉得尘不到好多了?)

(楼上你确定你那个称呼不会被暗杀吗?)

(多谢提醒,今天晚上左右眼轮流站岗!)

(但就是为什么另外两位和尘不到差别这么大?)

(不要问,问就是他们太皮了!)

(我竟无言以对∑(°Д°))

张雅临:“他…他…他们叫闻时老祖闻…闻崽!”

张岚:“我们都看到了!不用你再说一遍!”

尘不到:“闻崽?小闻崽?嗯?怎么又不理师傅了~”

闻时:“尘不到!你干什么!”

尘不到:“看看我们小闻崽会不会掉色,好像不会~”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没大没小~”

殷无书看着屏幕上小时候的小白低声道:“怎么长大了和小时候差这么多?”

谢白看着喃喃自语的殷无书不禁问道:“什么?”

殷无书短暂的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谢白会问这一下但还是回答道:“在想某个谢姓少年小时候明明不撒手的让我抱着,怎么长大了怎么连手都不让牵了?”

谢白:“……”我就不该多这个嘴!

{请谢白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初遇’

(这是祖师爷第一次见雪人的时候吧)

(是的,唉!那么多人只有闻崽活下来了)

(战争真的很残忍)

(幸亏他们把闻崽护在身下,让闻崽成为了唯一一个在战乱里活下来的人,也让他遇到了尘不到)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

闻时看着屏幕上的图片突然庆幸自己足够幸运,可以在那场战乱里存活下来,可以……遇到尘不到

这一幕自然落入了一直看着闻时的尘不到眼里

但他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也庆幸自己足够幸运,自己可以遇到这样一个雪人

殷无书看着身边的谢白暗暗想到:什么时候自己和小白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亲密啊!

谢白注意到殷无书的目光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某人小时候缩在我怀里的模样”“殷无书!你闭嘴!”“好好好,听你的行了吗谢姓少年?”

{请老毛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阴客语录}

{每月十五,阴客到。

   过期不候,行踪另寻。}

{触发阴客简介,开始播放:阴客简介}

{《阴客》作者:木苏里

   “活的太久不小心就扭曲了”攻ד近墨者黑想不扭曲都难”病弱受【大误  康和医院三楼拐弯处贴着一张排班表:周一、周三:市公安局;周二、周四:区公安局  当然这只是常人眼中所看到的。其实在这之下,还有一句话……上面写着——每月十五,阴客到,过期不候,行踪另寻。某月十五,殷无书站在桥边一块黑石上远远冲谢白道“自从你住到这个鬼地方之后就在没让我进过门。”谢白抓着门边,面无表情:“说完了?”殷无书:“好歹我含辛茹苦养了你小一百年。”谢白冷着脸::“所以呢?”殷无书:“门板拍轻点?”谢白二话不说抬了手,“咣”地一声封了门,动静大的石桥都抖了抖。殷无书:“……”】}

(虽然殷无书很惨,但我还要说——小白!干的漂亮!)

(殷无书这么惨纯粹是因为自己)

(一百年前他把小白关在门外,现在是小白把殷无书关在门外了,只能说天道好轮回!)

“有这行字吗?”“不知道没看到过”

“你们傻啊!上面不是说了常人看不见吗!”

此时谢白看着屏幕,陷入沉思os:我以后和殷无书是…是情侣?!

殷无书…殷无书正在高兴呢!

“WC!殷老大和阴客!他们是…是…情侣!阴客还把殷老大关在门外?!”好了,不用想了,这是风狸















判官游戏体(六)

  

{恭喜抽到“爱”}

{尘不到不会责怪闻时叫他名字对他使用傀线,尘不到会让金翅大鹏变小只为哄闻时开心,尘不到尘不到会为了让闻时不要皱眉头而逗他,尘不到故意让闻时找到书只为让闻时把自己的满身尘缘转移到他身上,尘不到在被封印的最后一刻心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闻时,尘不到会留住与闻时有关的青鸟羽毛,尘不到一直很爱他的雪人}<快手极速版 叫阿川吧>

(我不会用温柔去形容尘不到,因为我用尘不到去形容温柔)

(“尘不到!”)

(“没大没小~”)

(“闻时,别回头… …我看着你走”)

(尘不到的爱从来都是用行动证明的)

(尘不到,为什么这里的月亮总是不圆?)

(“祝来世有幸能在尘世等到一场重逢”)

“我去!这也太宠了吧!”

“这CP真香!”

闻时:“尘不到”

“雪人我在”

“嗯”

{请夏樵上前抽卡}

{恭喜触发破解卡,恭喜抽到问答卡}

{成功破解封印大阵4/1总破解封印大阵4/3}

   {请回答周煦是谁的转世?}

   “既然这样问了那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最好往大的猜”

     “不会是卜宁老祖吧?”

{恭喜回答正确}

卜宁:“怪不得……”

尘不到:“原来如此”

张碧灵“!!!”我儿子竟是卜宁老祖!

周熙:“!!!”我自己竟是老祖级别人物!

{请老毛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熬鹰”}

老毛:“……”仿佛又体会到当年的痛苦

{小时候的闻时胆子其实很小,跟后来判若两人。但碍于他喜欢绷着脸,难过了或是害怕了都打死不说,所以常人很难看出来。钟思、卜宁他们虽然长张两岁,却是资深的受骗者,哪怕后来各自成年,也都始终以为他们那个最年轻的却最冷静的师弟,从小就是个狠角色,胆子比天大,生来就是干这行的。

那天的笼,钟思他们其实也去了。笼本身并不算很麻烦,足够这帮小弟子们学到东西,又不至于落入什么危险的境地。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吵闹。因为笼里有几处魑魅魍魉齐聚,让这帮小弟子们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恶鬼,吓的他们全然忘记了平时里学的“君子端方”,吱哇叫唤,像一群被夹了尾巴的小田鼠。

唯一没出声也没乱窜的就是闻时。他始终跟在尘不到身后………………}

(钟思、卜宁、庄冶:原来小师弟也害怕呀!)

(我们闻崽的演技可以进军娱乐圈了)

(楼上注意小心祖师爷!!!)

(“请问三位老祖你们此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钟思、卜宁、庄冶:别问,问就是尴尬)

(闻时:现杀尘不到,再杀知情者!)

(总结:一个不留!)

(楼上真实!)

钟思、卜宁、庄冶:论小时候的黑历史被扒出来的心情

尘不到:“小雪人都打算杀了师傅了?嗯?”

闻时:“没有。”

“什么?”

“没有打算杀你”至少现在没有

{请闻时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上的区别’}

……………………………………

那个大家理解一下我是一个初三的学生,还要上学,所以肯定不会更新的那么快,请大家理解一下,谢谢。


那个大家的评论我都会看,所以大家提出的意见我会改进,因为我是第一次写文,所以大家可以多多提一下自己的意见,我会改进,但是麻烦大家说的明白一点、直白一点可以吗?我语文不好!

  

还有大家有喜欢的脑洞或者是好看的文都可以艾特我的,也可以是帮助我进步的,谢谢。


大家希不希望和阴客联动,我拿不定主意,又怕你们不喜欢,所以我听取大家的意见,大家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你希不希望联动

  

还有我绝对不会弃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绝对不会弃坑!绝对不会弃坑!绝对不会弃坑!

好了,散会!

请假

实在抱歉,我这几天没心情更新,原本就能让我妈给我买实体书了,但是我姐那sx说我看的是同性恋,我妈不给我买了,还骂了我一顿,说是同性恋是种病,我真是服了这几个老六!最近几天我要和我妈她们抗战!我非要气死他们!祝我好运吧!对于更新这事儿,实在抱歉,对不起,最近实在是没心情了。

判官游戏体(五)


{请钟思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管教”}

{惩罚结束,惩罚人物回归一号空间}

{闻时:“不是问我哪门哪派归谁管教吗?”张正初:“你... ...你... ...”闻时:“这世上能管教我的从来就一个人,叫,尘不到。”}<快手极速版 再等等呀>

(他不是叫张岱岳吗?)

(这是因为张岱岳当时还没被发现,所以叫张正初)

(我去!良尘吉时超太甜了吧!)

(楼上才知道?)

(嗯……是的)

“良尘吉时?尘字错了吧?”

{没错,尘不到的尘,闻时的时。尘时、良尘吉时}

周煦“祖师爷是1!闻时老祖是0!”

“更应该震惊的难道不应该是祖师爷和闻时老祖在一起了吗!”

钟思:“所以小师弟其实是师娘!那我不就成松云山最小的了!”

庄冶:“是的”

{请闻时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天谴”}

{在播放之前请祖师爷照顾好闻时老祖的情绪,以免闻时老祖情绪激动造成空间损伤}

尘不到:“嗯,我会照顾好雪人的。”

{闻时:“所以一千年前的灾祸全都是因为你!”张岱岳:“你...你想干什么!”闻时:“我等了一千年,全都是以为你!”张岱岳:“你...你不能杀我!”闻时:“凭什么好好的活了一千年!”张岱岳:“你不能…是…大忌!你不能把我绞杀在这里!这是大忌!是有违天道的!你...啊!”闻时:“那又怎样样!”尘不到:“不行,闻时…回来!”闻时:“大不了就是背一次天谴,你都背过我有什么不行?”尘不到:“不是这样报的…闻时…听话”闻时“大忌就大忌我不在乎!”尘不到:“还有我呢,我在乎”闻时:“天道不公平。”}<快手极速版 白梗结/黑骑士>

(张岱岳你应该庆幸你在一次元而我在三次元。)

(张岱岳你最好祈祷我不会穿越到你们那里。)

(张岱岳我这里有五十米大刀,我让你先跑一米!多半米都对不起我良尘吉时分开的一千年!)

(+1)

闻时:“张岱岳!一千年都是因为你!”

尘不到:“闻时,别冲动,不气,师傅在这里呢。”

钟思:“小师弟你冷静点,在空间可经不起你折腾!”

{请卜宁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尘不到与其他两位师尊”}

{尘不到:“你们好啊”

  沈清秋:“你一个上面的喊我一个下面的干什么?”

 楚晚宁:“……”我看你是要挑事的节奏

墨燃:“你们三个师尊喊我一个做徒弟的干什么?”

尘不到:“以免你们说我欺负人”}

(祖师爷好皮)

(+1)

(楚晚宁、沈清秋:你们礼貌吗?)

(话说晚宁大宝贝和沈劳斯的教育方式到底哪儿出错了?)

(楼上,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解释一下,沈清秋来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楚晚宁来自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他们都是师尊,就是他们都是下面的那个。尘不到,师尊届的扛把子}

闻时:“……”所以为什么他们的徒弟是上面的,而我是下面的那个?

钟思:“师傅好厉害啊!”

{请张雅临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尘不到温柔四连”}

{尘不到:“大逆不道”

                “不上规矩”

                “没大没小”

                 “无法无天” }

(尘不到好会)

(超宠的)

(但不是你们的)

(楼上扎心了)

“祖师爷好撩”

“祖师爷好会啊!”

闻时:“……”他从前就这样你们信吗?

钟思:“师傅怎么对我们就不样?”

卜宁:“唉”

庄冶:“因为小师弟是师娘”

钟思:“……”我竟无言以对

{请大东上前抽卡}

“唉?还有我的份?”

{本系统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只要是有戏份的人都会抽卡,除了一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的人}

没抽过卡的众人:“……”很扎心的好吗?

………………………………

问一下有人愿意写一下关于周煦或者他们的孩子开家长会,然后让尘不到和闻时去开家长会。

打脸爽文最好

唉,我这人就是文笔不怎么的,脑洞一大堆      ╯﹏╰

判官游戏体(四)

  

闻时:“尘不到,你解释一下什么叫做通过洗灵阵把天谴转移到你身上?”


尘不到:“雪人……”


“夺舍子孙?!”


“那现在的张正初不就是张岱岳!”


张岱岳:“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猜啊~}


{请周煦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引路人的夏樵}


{夏樵:“你不能一个人!我是带路的!你说好让我带路的!”闻时:“你带完了,后面跟你无关”夏樵:“不是这样的,哥,你别!我跟你一起进去!我得跟你一起!傀都是这样的!你……”闻时:“谁把你当傀?你也说了,你喊我哥。”夏樵:“不是这样的!哥!你让我进去!哥——”}<快手极速版 纯爱小站>


(要不是张岱岳我良尘吉时CP会分开一千年!我家雪人,呸呸呸!不对,祖师爷家的雪人会自剥灵相?)


(楼上求生欲很强吗)


(说得也十分在理)


尘不到:“雪人,下次不要这么做了,我心疼”


闻时:“好”


答应是答应了,但下次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尘不到大概也知道下次闻时还会自剥灵相,但终究没有说话,毕竟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这么做。


{请张碧灵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尘不到”}


{说起尘不到这个名字相信很多人都认识,而且并不算陌生,他是判官祖师爷尘不到,可是你知道吗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谢问,他曾是谢家小少年、钱塘少年郎,也曾是一位锦衣玉食的翩翩公子}<快手极速版 泊淮1>


(心疼尘不到)


(+1)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雪人,没事了,都过去了”


闻时:“……嗯”


“对啊,祖师爷曾经也是各锦衣玉食的谢家小少年。”


“……”


“……”


“……”


{请张岚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惩罚卡}


{惩罚人物已确定为张岱岳,恭喜随机到生剥灵相}


{已把惩罚人物转移到二号空间,惩罚开始,预计十分钟后完成惩罚}


   {请卜宁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娱乐卡}


{尘不到:“为什么他的团子会撒娇?”


   小谢白:“抱一会儿~(撒娇)”殷无书:“身上是不是又疼了?”小谢白:“嗯”(输送灵力)殷无书:“好点了吗?”小谢白:“嗯”殷无书:“你打算在我怀里躺多久啊?”小谢白:“嗯?”殷无书:“我腿脚都麻了”小谢白:“我不重!”殷无书:“生气了?”小谢白:“哼”殷无书:“想什么呢?戴花少年该回魂了”谢白:“过几日等你大修的时候我就把那一整树的红梅都插你头上,戴花大爷!”}<快手极速版 打烊FM>


(尘不到:“妈!为什么他的团子会撒娇?”


殷无书:“为什么他的团子会使诈?”


木苏里:“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隔壁尘不到都羡慕哭了)


(尘不到:“我一点也不羡慕!!!”)


(祖师爷你看我信吗?)


(谢白:“为什么他的师尊不会贩见?”)


(雪人会撒娇就不叫雪人了)


(闻时:“我不会撒娇,但是我会使诈”)


(沈清秋、楚晚宁:“我们的教育方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们是下面的那个?”)


“等等,祖师爷叫那个木苏里妈!”


{这个是因为你们这个世界是一个小说的世界,而她是你们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也就是你们这本小说的作者,所以你们都得叫她一声妈。殷无书是她的另一本书里都人物,所以从某个方面来说殷无书是你们祖师爷的兄弟}


“信息量有点大,我得缓缓”


闻时:“没想到你还有个兄弟”


尘不到:“我也不知道,不过雪人撒个娇好不好?”


闻时: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尘不到:“好好好,不撒娇,雪人别熬人了,怪吓人的”


………………


最后一个视频评论来自原作者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