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

判官游戏体(三)


{请卜宁老祖上前抽卡}

{闻时:“如果我用傀线生剥灵相是不是就可以把你在世间留上十年,百年,或者更久”(闻时忍痛生剥灵相…)尘不到:“不要!”}

(第n次想弄死张岱岳)

(+1)

(+1)

尘不到:“光是渡灵都痛不欲生,生剥灵相…闻时你怎么敢……”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默默抓紧了闻时的手〉

钟思:“我怎么感觉小师弟和师父之间怎么不太对劲?你们呢?”

庄冶:“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对劲过?”

卜宁:“说的有理。”

钟思:“也对。”

{请张雅临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

{松云山师徒


}

(四个师兄弟的睡姿都挺好的)

(你确定?)

(……不确定)

(钟思:你礼貌吗?)

张雅临:“闻时老祖的睡姿最好了!”

卜宁:“这位小兄弟你没看到我们师父拉着小师弟的手吗?”

庄冶:“这应该是小师弟刚上山的时候”

钟思:“我刚上山的时候也没见师傅拉着我的手!小师弟上山了我连师傅的衣服都不敢碰了!要不然小师弟那脸色活就像下一秒手里的傀线就要甩到我身上一样!”

尘不到:“原来我们雪人那时候那么凶啊。”

闻时:“…………”   确认是黑历史无疑

张雅临:“原来闻时老祖小时候怎么霸道。”

张岚:“你给我闭嘴吧!”

{请尘不到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闻时小时候不肯叫师傅的原因}

{一来是因为那天尘不到刚从山下回来,戴着面具,有种不好亲近的陌生感。

   二来... ...大概是担心自己会被送走吧。

    毕竟他满手黑雾,脏兮兮的,还会不知不觉变成恶鬼。与其刚认下师父就被送出山门,不如干脆不认。

    哪怕他被牵上山顶,哪怕尘不到把小小的金翅大鹏递给他,说可以让他养到大,那种会被舍弃的不安都没有完全消失。

  因为他没有生时,没有来处,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一个怪物。}

(说到底雪人还是很喜欢尘不到和松云山的,不然为什么担心会不会被送走。人应该只有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或者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才会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送走吧。如果是自己不喜欢的地方或者不喜欢的人身边应该是想快点离开,而不是担心自己会不会送走吧。)

(楼上分析的很到位!)

(哪为什么后来雪人还是不喊尘不到师父?)

(习惯了,不愿意该口了。)

(嗯!我觉得祖师爷要是知道后来雪人不愿意喊师父是因为习惯了,不愿意改口了,那雪人的腰估计就要离家出走了!)

(+1)

尘不到:“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雪人才不愿意喊师父的。放心雪人,师父不会不要你的”

闻时:“嗯,我知道”

别听雪人嘴上说的挺冷淡的,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雪人的耳朵上已经爬上了一抹红色,这个细节当然被盯着雪人看的尘不到发现了。

张雅临:“原来闻时老祖以前这么担心被祖师爷送走的。”

钟思:“小师弟,以后有事一定要告诉我们,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有什么事儿是不可以告诉我们的?我们可是师兄弟。”

卜宁:“小师弟,我们师兄弟三人和师父就像一家人一样,有什么事儿是连家人也要瞒着的?”

庄冶:“没错,有什么事儿我们一起承担!”

闻时:“嗯,谢谢你们”

尘不到:“以后小雪人有什么事就要告诉我们,知道了吗?”

闻时:“知道了”

{请闻时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闻时老祖同时抽到破解卡和介绍卡,成功破解封印大阵破解4/1,现已破解封印大阵4/2}

{封印大阵本是张岱岳害了柳城人,所造成的天谴,张岱岳本去找尘不到想让尘不到帮他去掉天谴,但尘不到未曾帮他让他离开,没想到张岱岳却通过洗灵阵把天谴转移到尘不到身上,让尘不到代替他被封印}

(这张岱岳害了柳城那么多条人命,却说这只是他情急之下走错的一步!不管是不是情急之下,那也是你做的,你凭什么不负责任!凭你脸皮厚吗?)

(更可气的是害了人还把自己该受的惩罚转移到了别人身上!害的别人被封印!)

(我一个女的都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一个大男人不知道这个道理?不可能!)

(更气人的是还夺舍自己的子孙!)

(不过现在不是变成惠姑了吗?也算受到了一点报应吧。)


判官游戏体(二)

时间线:刚解完第一个笼


{你们不说话没人会把你们当成哑巴,小心一会儿被打脸!}


卜宁:“系统说的对,你们话太多了,以后少说点”病秧子?呵呵,也幸亏师父脾气好,没当场打你们一顿


{请谢问上前抽卡}


{恭喜谢问抽到视频卡}


《来处:


     尘不到给了闻时一个家,告诉他那些黑雾不是脏东西,是太多人对这个世界的悲喜、爱恨、留恋与不舍,是尘缘。他告诉他不要害怕,一切都有办法化解,从此闻时有了傀线,有了会陪他长大的金翅大鹏,有了师兄弟,有了来处,叫尘不到。》<快手极速版:摆烂。>


(尘不到太温柔了,我好喜欢呀)


(楼上小心,雪人还有2秒到达战场)


(唉,估计又要死一个)


(谁还记得金翅大鹏最开始是因为什么被创造出来的?)


(……)


(我又想起了老毛的悲惨过去)


闻时:“尘不到……”


谢问:“嗯?”


闻时:“我没叫你”


谢问:“我知道”


闻时:“…………”你知道你问什么


“这…这是祖师爷?!这么温柔,不像传闻说的那样啊。”


钟思:“师傅的脾气确实很好,但如果有人伤了小师弟,那就不一样了。”


旁边的庄冶和卜宁表示十分赞同


{叮咚~恭喜触发问题:金翅大鹏最开始被创造出来的作用以及老毛的真实身份,请祖师爷回答第一个问题}


“祖师爷也在?!”


“可是谁是祖师爷?”


“………………”  一片寂静


{请快点祖师爷回答问题,不然闻时老祖接受惩罚!}


谢问:“如果我没记错最开始是为了哄某个小雪人开心”


{回答正确}


“什么?!谢问那个病秧子是祖师爷!”


“最该震惊的不应该是金翅大鹏最开始竟然是为了哄小孩子!”


“妈呀!不亏是闻时老祖!别人家哄孩子都是买好吃的、好玩的,他是玩金翅大鹏!”


另一边


张家只觉得害怕!十分害怕!


张岱岳:“可惜祖师爷当初修炼邪术,若没有修炼邪术也该流芳百世。”


钟思:“修炼邪术?你才修炼邪术!我们师傅不可能修炼邪术!”


闻时:“你再说一遍!谁修炼邪术!”


庄冶、卜宁:“道听途说!”


{请各位先行回答问题!}


尘不到:“好了别生气了,先回答了问题再说”


{请闻时老祖回答老毛的真实身份}


“金翅大鹏”


{回答正确!奖励闻时剩下的完整灵相}


{奖励融合中……}


{各位可以先到休息区休息一下等待融合完成}


……………………


过去的种种回忆一下涌上来各种情绪混在一起


……………………


“尘不到!”


“雪人醒了?”


“尘不到!你骗我!”


“雪人……”


“为什么骗我!”


“雪人,师傅错了,好不好?”


“封印大阵又是什么?”


{咳咳,两位老祖要开始了}


尘不到:“好,马上就来”


“小雪人,先别生气了,嗯?”


闻时:“先走,一会儿再说”


尘不到:呵~雪人还是那么可爱


{关键人物已到达,开始抽卡}


{请卜宁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卜宁老祖抽到‘闻时老祖名字的来历’}


《他没有名字,身上只有一把出生就挂着的长命锁,锁上有个闻字,应该是家里的门第姓氏。尘不到给他添了个“时”字。


时者,所以记岁也。春夏秋冬和日月轮转,都在这个字里了。》


(因为闻时老祖的名字是尘不到取的,所以以后张岚问闻时老祖的名字时,闻时老祖最先想到的是‘尘’尘不到的尘!并不是耳东陈!)


(其实吧,也不是完全因为闻时老祖的名字是尘不到取的,大多数原因是因为喜欢,但是,是哪种喜欢……我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了)


(是的,我们都知道~)


(楼上你好骚啊)


张雅临:“原来闻时老祖的名字是这么来的,记住了”


张岚:“你闭嘴吧。”


闻时:“……”有这个必要吗?


钟思:“原来小师弟的名字是师父取得!我怎么没这个待遇?”


庄冶:“你又不是小师弟,我们要是没名字,呵,师父肯定从书上随便翻出个字给我们当名字,你信不信?”


卜宁:“我信!”


尘不到:“……”我好像真的会这么做


闻时:“……”我怎么不知道尘不到这么双标


众人:“……”原来你是这样的祖师爷


……………………


如果有错别字,大家可以在评论区里说一下


但是,大家不要生气呀


如果你们指出错别字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改过来的

判官游戏体(一)

时间线:刚解完第一个笼

……………………………………

罡风扑面,掀的人几乎站立不稳,闻时几人抬手用衣袖挡住罡风,把手放下后周身却变的白茫茫一片。“这哪儿啊?”夏樵:“哥,我们这是到哪儿了?出笼了吧?”“出了”

{各位安静一下,我是系统1000号,我没有恶意只是因为你们有太多遗憾,主系统让我帮你们弥补遗憾。}

“什么时候开始?”{等一下我再带几个人过来}“我去这哪?”“钟思,别叫了!”“等等,师……”{庄冶老祖请先保密}“啊?为什么?”{这是一会儿的一个环节}“好吧”

{请各位落座吧}{开始播放}

《谢问:“哎你们家空调开这么低提前过冬啊?”闻时:“热,你怎么穿的比前几天还多?”谢问:“因为料到你不安好心打算让我冻死在这里,我还不能未雨绸缪保个命啊?”闻时:“热水,看在钱的份上。”谢问:到底哪学来的财迷相?》<快手极速版.街头市尾.>

张雅临:“闻时老祖!老祖还活着!”

张岚:“话说怎么不见闻时老祖?”

“就是卜宁、庄冶、钟思三位老祖都在,闻时老祖怎么不在?”

{他还活着,只不过你们没看见罢了}

张正初:“这闻时老祖也是人,怎会千年过去还在世上?莫不是修炼了邪术?”

“张老所言有理,老祖再强大他也是个人,怎会千年还活着!”

“那怕是闻时老祖修炼邪术也要严惩不贷!”

张雅临:“不可能!闻时老祖不可能修炼邪术!”

“怎么不可能!若没有修炼邪术怎么在世上活了千年!”

{你们闭嘴!再妄议者,死!原本想再等等的,现在看来要提前开始了!}

{请庄治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语录卡:怎奈松风明月三千里,天不许归期

                 ----尘不到}

(啊啊啊啊啊,张岱岳给爷死,最好死的不能在死的那种!)

(楼上加我一个!弄不死他,我名字倒过来写!)

(弄死张岱岳+1)

…………

(弄死张岱岳+身份证号)

“姓张?”

“张岱岳是张家老祖吧?”

众人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张岚姐弟

张岚:“张岱岳确实是张家老祖”

{温馨提示:张岱岳还活着}

“什么?!这张家老祖还活着!”

“既然还活着,那他会在哪儿?”

{就在空间之中}

“不知张老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依我看,这空间中的事也不一定是真的”

{本空间里所说的事情绝对为真}

{闻时:“尘不到。”“尘不到!”“尘不到”尘不到:“大逆不道”}

(啊啊啊,雪人!看我!看我!看我!我爱你雪人!)

(楼上,祖师爷警告⚠⚠⚠)

(没事儿,WC,祖师爷我错了,我不敢了!)

(楼上没了,吃席了)

闻时:“……”我看你可能想死

  另一边

     尘不到微了微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边,张雅临正奋笔疾书的不知道在写什么

张岚捂住眼睛,不想看自家弟弟

{请夏樵上前抽卡}

“啊?我”

{不要怀疑,就是你}

{恭喜抽到特殊卡,可以随机扒一人马甲}

{随机抽取人中……}

{叮~随机结束抽取到闻时老祖}

{请闻时老祖上前抽卡}

闻时:“……”你等着我一会就先抽死你

“哈哈”

闻时:“你笑什么?”

谢问:“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确实像个小雪人”

{再重复一遍,请闻时老祖上前,不要继续调情了!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继续!}

在众人的目光下闻时站起来身来,走到台上,从一堆卡片中抽出一张

{恭喜闻时老祖抽到破解卡,成功破解封印大阵4/1╭︎( ˙º˙)╯︎

“什么封印大阵”

{啊,这个……我暂时不能说,不过,嗯……和现在张家那个岁数大的有关,您消消气,我这里可不够你拆的}

谢问:“别气了,以后这个系统一定会说的”

{嗯嗯嗯,我一定会说的!}

闻时“嗯”

“闻…闻时老祖,我见到真的闻时老祖了!”

“闻时老祖,竟然和那个病秧子在一块”

---

小学生文笔,各位不喜欢可以不继续看,反正我会继续写的,喜欢就看,不喜欢那就,拜拜,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