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

判官游戏体(七)


 阴客时间线:殷无书刚拉住谢白的手

……………………

{在此之前冒昧问一下你们建议和隔壁阴客们一起看吗?}

尘不到:“雪人建议吗?”

闻时:“随你”

尘不到:“好~我们不建议”

众人:“……”合着我们没有话语权是不?

{正在链接阴客世界……链接成功……}

{欢迎大家}

殷无书:“你谁?”

谢白:“殷无书!放手!”

{……哪个,你们要不先坐下再说?}

只见平坦的地面上凭空出现几十排座位反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他们也就听系统的话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叮~已检测到人物全部到达,开始播放‘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下的区别’}

{开始播放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下的区别:

殷无书:“我起来去趟棺盖山”

谢白:“又作什么妖?” 

殷无书:“没大没小~”

尘不到:“醒来了就不要赖着了”

闻时:“要你管~”

尘不到:“呵~没大没小~”

长庚:“十六,吃药了!”

顾昀:“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长庚:“趁热喝,不早了喝完赶紧躺下”

顾昀:“白眼狼,白对你那么好了”}<快手极速版原耽学园>

(怎么样闻崽是不是突然觉得尘不到好多了?)

(楼上你确定你那个称呼不会被暗杀吗?)

(多谢提醒,今天晚上左右眼轮流站岗!)

(但就是为什么另外两位和尘不到差别这么大?)

(不要问,问就是他们太皮了!)

(我竟无言以对∑(°Д°))

张雅临:“他…他…他们叫闻时老祖闻…闻崽!”

张岚:“我们都看到了!不用你再说一遍!”

尘不到:“闻崽?小闻崽?嗯?怎么又不理师傅了~”

闻时:“尘不到!你干什么!”

尘不到:“看看我们小闻崽会不会掉色,好像不会~”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没大没小~”

殷无书看着屏幕上小时候的小白低声道:“怎么长大了和小时候差这么多?”

谢白看着喃喃自语的殷无书不禁问道:“什么?”

殷无书短暂的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谢白会问这一下但还是回答道:“在想某个谢姓少年小时候明明不撒手的让我抱着,怎么长大了怎么连手都不让牵了?”

谢白:“……”我就不该多这个嘴!

{请谢白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初遇’

(这是祖师爷第一次见雪人的时候吧)

(是的,唉!那么多人只有闻崽活下来了)

(战争真的很残忍)

(幸亏他们把闻崽护在身下,让闻崽成为了唯一一个在战乱里活下来的人,也让他遇到了尘不到)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

闻时看着屏幕上的图片突然庆幸自己足够幸运,可以在那场战乱里存活下来,可以……遇到尘不到

这一幕自然落入了一直看着闻时的尘不到眼里

但他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也庆幸自己足够幸运,自己可以遇到这样一个雪人

殷无书看着身边的谢白暗暗想到:什么时候自己和小白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亲密啊!

谢白注意到殷无书的目光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某人小时候缩在我怀里的模样”“殷无书!你闭嘴!”“好好好,听你的行了吗谢姓少年?”

{请老毛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阴客语录}

{每月十五,阴客到。

   过期不候,行踪另寻。}

{触发阴客简介,开始播放:阴客简介}

{《阴客》作者:木苏里

   “活的太久不小心就扭曲了”攻ד近墨者黑想不扭曲都难”病弱受【大误  康和医院三楼拐弯处贴着一张排班表:周一、周三:市公安局;周二、周四:区公安局  当然这只是常人眼中所看到的。其实在这之下,还有一句话……上面写着——每月十五,阴客到,过期不候,行踪另寻。某月十五,殷无书站在桥边一块黑石上远远冲谢白道“自从你住到这个鬼地方之后就在没让我进过门。”谢白抓着门边,面无表情:“说完了?”殷无书:“好歹我含辛茹苦养了你小一百年。”谢白冷着脸::“所以呢?”殷无书:“门板拍轻点?”谢白二话不说抬了手,“咣”地一声封了门,动静大的石桥都抖了抖。殷无书:“……”】}

(虽然殷无书很惨,但我还要说——小白!干的漂亮!)

(殷无书这么惨纯粹是因为自己)

(一百年前他把小白关在门外,现在是小白把殷无书关在门外了,只能说天道好轮回!)

“有这行字吗?”“不知道没看到过”

“你们傻啊!上面不是说了常人看不见吗!”

此时谢白看着屏幕,陷入沉思os:我以后和殷无书是…是情侣?!

殷无书…殷无书正在高兴呢!

“WC!殷老大和阴客!他们是…是…情侣!阴客还把殷老大关在门外?!”好了,不用想了,这是风狸















评论(190)

热度(329)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