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

判官游戏体(七)


 阴客时间线:殷无书刚拉住谢白的手

……………………

{在此之前冒昧问一下你们建议和隔壁阴客们一起看吗?}

尘不到:“雪人建议吗?”

闻时:“随你”

尘不到:“好~我们不建议”

众人:“……”合着我们没有话语权是不?

{正在链接阴客世界……链接成功……}

{欢迎大家}

殷无书:“你谁?”

谢白:“殷无书!放手!”

{……哪个,你们要不先坐下再说?}

只见平坦的地面上凭空出现几十排座位反正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他们也就听系统的话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叮~已检测到人物全部到达,开始播放‘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下的区别’}

{开始播放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下的区别:

殷无书:“我起来去趟棺盖山”

谢白:“又作什么妖?” 

殷无书:“没大没小~”

尘不到:“醒来了就不要赖着了”

闻时:“要你管~”

尘不到:“呵~没大没小~”

长庚:“十六,吃药了!”

顾昀:“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长庚:“趁热喝,不早了喝完赶紧躺下”

顾昀:“白眼狼,白对你那么好了”}<快手极速版原耽学园>

(怎么样闻崽是不是突然觉得尘不到好多了?)

(楼上你确定你那个称呼不会被暗杀吗?)

(多谢提醒,今天晚上左右眼轮流站岗!)

(但就是为什么另外两位和尘不到差别这么大?)

(不要问,问就是他们太皮了!)

(我竟无言以对∑(°Д°))

张雅临:“他…他…他们叫闻时老祖闻…闻崽!”

张岚:“我们都看到了!不用你再说一遍!”

尘不到:“闻崽?小闻崽?嗯?怎么又不理师傅了~”

闻时:“尘不到!你干什么!”

尘不到:“看看我们小闻崽会不会掉色,好像不会~”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没大没小~”

殷无书看着屏幕上小时候的小白低声道:“怎么长大了和小时候差这么多?”

谢白看着喃喃自语的殷无书不禁问道:“什么?”

殷无书短暂的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谢白会问这一下但还是回答道:“在想某个谢姓少年小时候明明不撒手的让我抱着,怎么长大了怎么连手都不让牵了?”

谢白:“……”我就不该多这个嘴!

{请谢白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初遇’

(这是祖师爷第一次见雪人的时候吧)

(是的,唉!那么多人只有闻崽活下来了)

(战争真的很残忍)

(幸亏他们把闻崽护在身下,让闻崽成为了唯一一个在战乱里活下来的人,也让他遇到了尘不到)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为那些因为战乱而离开的人默哀)

  ……

闻时看着屏幕上的图片突然庆幸自己足够幸运,可以在那场战乱里存活下来,可以……遇到尘不到

这一幕自然落入了一直看着闻时的尘不到眼里

但他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也庆幸自己足够幸运,自己可以遇到这样一个雪人

殷无书看着身边的谢白暗暗想到:什么时候自己和小白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亲密啊!

谢白注意到殷无书的目光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某人小时候缩在我怀里的模样”“殷无书!你闭嘴!”“好好好,听你的行了吗谢姓少年?”

{请老毛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阴客语录}

{每月十五,阴客到。

   过期不候,行踪另寻。}

{触发阴客简介,开始播放:阴客简介}

{《阴客》作者:木苏里

   “活的太久不小心就扭曲了”攻ד近墨者黑想不扭曲都难”病弱受【大误  康和医院三楼拐弯处贴着一张排班表:周一、周三:市公安局;周二、周四:区公安局  当然这只是常人眼中所看到的。其实在这之下,还有一句话……上面写着——每月十五,阴客到,过期不候,行踪另寻。某月十五,殷无书站在桥边一块黑石上远远冲谢白道“自从你住到这个鬼地方之后就在没让我进过门。”谢白抓着门边,面无表情:“说完了?”殷无书:“好歹我含辛茹苦养了你小一百年。”谢白冷着脸::“所以呢?”殷无书:“门板拍轻点?”谢白二话不说抬了手,“咣”地一声封了门,动静大的石桥都抖了抖。殷无书:“……”】}

(虽然殷无书很惨,但我还要说——小白!干的漂亮!)

(殷无书这么惨纯粹是因为自己)

(一百年前他把小白关在门外,现在是小白把殷无书关在门外了,只能说天道好轮回!)

“有这行字吗?”“不知道没看到过”

“你们傻啊!上面不是说了常人看不见吗!”

此时谢白看着屏幕,陷入沉思os:我以后和殷无书是…是情侣?!

殷无书…殷无书正在高兴呢!

“WC!殷老大和阴客!他们是…是…情侣!阴客还把殷老大关在门外?!”好了,不用想了,这是风狸















判官游戏体(六)

  

{恭喜抽到“爱”}

{尘不到不会责怪闻时叫他名字对他使用傀线,尘不到会让金翅大鹏变小只为哄闻时开心,尘不到尘不到会为了让闻时不要皱眉头而逗他,尘不到故意让闻时找到书只为让闻时把自己的满身尘缘转移到他身上,尘不到在被封印的最后一刻心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闻时,尘不到会留住与闻时有关的青鸟羽毛,尘不到一直很爱他的雪人}<快手极速版 叫阿川吧>

(我不会用温柔去形容尘不到,因为我用尘不到去形容温柔)

(“尘不到!”)

(“没大没小~”)

(“闻时,别回头… …我看着你走”)

(尘不到的爱从来都是用行动证明的)

(尘不到,为什么这里的月亮总是不圆?)

(“祝来世有幸能在尘世等到一场重逢”)

“我去!这也太宠了吧!”

“这CP真香!”

闻时:“尘不到”

“雪人我在”

“嗯”

{请夏樵上前抽卡}

{恭喜触发破解卡,恭喜抽到问答卡}

{成功破解封印大阵4/1总破解封印大阵4/3}

   {请回答周煦是谁的转世?}

   “既然这样问了那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最好往大的猜”

     “不会是卜宁老祖吧?”

{恭喜回答正确}

卜宁:“怪不得……”

尘不到:“原来如此”

张碧灵“!!!”我儿子竟是卜宁老祖!

周熙:“!!!”我自己竟是老祖级别人物!

{请老毛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熬鹰”}

老毛:“……”仿佛又体会到当年的痛苦

{小时候的闻时胆子其实很小,跟后来判若两人。但碍于他喜欢绷着脸,难过了或是害怕了都打死不说,所以常人很难看出来。钟思、卜宁他们虽然长张两岁,却是资深的受骗者,哪怕后来各自成年,也都始终以为他们那个最年轻的却最冷静的师弟,从小就是个狠角色,胆子比天大,生来就是干这行的。

那天的笼,钟思他们其实也去了。笼本身并不算很麻烦,足够这帮小弟子们学到东西,又不至于落入什么危险的境地。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点吵闹。因为笼里有几处魑魅魍魉齐聚,让这帮小弟子们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恶鬼,吓的他们全然忘记了平时里学的“君子端方”,吱哇叫唤,像一群被夹了尾巴的小田鼠。

唯一没出声也没乱窜的就是闻时。他始终跟在尘不到身后………………}

(钟思、卜宁、庄冶:原来小师弟也害怕呀!)

(我们闻崽的演技可以进军娱乐圈了)

(楼上注意小心祖师爷!!!)

(“请问三位老祖你们此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钟思、卜宁、庄冶:别问,问就是尴尬)

(闻时:现杀尘不到,再杀知情者!)

(总结:一个不留!)

(楼上真实!)

钟思、卜宁、庄冶:论小时候的黑历史被扒出来的心情

尘不到:“小雪人都打算杀了师傅了?嗯?”

闻时:“没有。”

“什么?”

“没有打算杀你”至少现在没有

{请闻时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论年上和年上和年上的区别’}

……………………………………

那个大家理解一下我是一个初三的学生,还要上学,所以肯定不会更新的那么快,请大家理解一下,谢谢。


那个大家的评论我都会看,所以大家提出的意见我会改进,因为我是第一次写文,所以大家可以多多提一下自己的意见,我会改进,但是麻烦大家说的明白一点、直白一点可以吗?我语文不好!

  

还有大家有喜欢的脑洞或者是好看的文都可以艾特我的,也可以是帮助我进步的,谢谢。


大家希不希望和阴客联动,我拿不定主意,又怕你们不喜欢,所以我听取大家的意见,大家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你希不希望联动

  

还有我绝对不会弃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绝对不会弃坑!绝对不会弃坑!绝对不会弃坑!

好了,散会!

判官游戏体(五)


{请钟思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管教”}

{惩罚结束,惩罚人物回归一号空间}

{闻时:“不是问我哪门哪派归谁管教吗?”张正初:“你... ...你... ...”闻时:“这世上能管教我的从来就一个人,叫,尘不到。”}<快手极速版 再等等呀>

(他不是叫张岱岳吗?)

(这是因为张岱岳当时还没被发现,所以叫张正初)

(我去!良尘吉时超太甜了吧!)

(楼上才知道?)

(嗯……是的)

“良尘吉时?尘字错了吧?”

{没错,尘不到的尘,闻时的时。尘时、良尘吉时}

周煦“祖师爷是1!闻时老祖是0!”

“更应该震惊的难道不应该是祖师爷和闻时老祖在一起了吗!”

钟思:“所以小师弟其实是师娘!那我不就成松云山最小的了!”

庄冶:“是的”

{请闻时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天谴”}

{在播放之前请祖师爷照顾好闻时老祖的情绪,以免闻时老祖情绪激动造成空间损伤}

尘不到:“嗯,我会照顾好雪人的。”

{闻时:“所以一千年前的灾祸全都是因为你!”张岱岳:“你...你想干什么!”闻时:“我等了一千年,全都是以为你!”张岱岳:“你...你不能杀我!”闻时:“凭什么好好的活了一千年!”张岱岳:“你不能…是…大忌!你不能把我绞杀在这里!这是大忌!是有违天道的!你...啊!”闻时:“那又怎样样!”尘不到:“不行,闻时…回来!”闻时:“大不了就是背一次天谴,你都背过我有什么不行?”尘不到:“不是这样报的…闻时…听话”闻时“大忌就大忌我不在乎!”尘不到:“还有我呢,我在乎”闻时:“天道不公平。”}<快手极速版 白梗结/黑骑士>

(张岱岳你应该庆幸你在一次元而我在三次元。)

(张岱岳你最好祈祷我不会穿越到你们那里。)

(张岱岳我这里有五十米大刀,我让你先跑一米!多半米都对不起我良尘吉时分开的一千年!)

(+1)

闻时:“张岱岳!一千年都是因为你!”

尘不到:“闻时,别冲动,不气,师傅在这里呢。”

钟思:“小师弟你冷静点,在空间可经不起你折腾!”

{请卜宁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尘不到与其他两位师尊”}

{尘不到:“你们好啊”

  沈清秋:“你一个上面的喊我一个下面的干什么?”

 楚晚宁:“……”我看你是要挑事的节奏

墨燃:“你们三个师尊喊我一个做徒弟的干什么?”

尘不到:“以免你们说我欺负人”}

(祖师爷好皮)

(+1)

(楚晚宁、沈清秋:你们礼貌吗?)

(话说晚宁大宝贝和沈劳斯的教育方式到底哪儿出错了?)

(楼上,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解释一下,沈清秋来自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楚晚宁来自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他们都是师尊,就是他们都是下面的那个。尘不到,师尊届的扛把子}

闻时:“……”所以为什么他们的徒弟是上面的,而我是下面的那个?

钟思:“师傅好厉害啊!”

{请张雅临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尘不到温柔四连”}

{尘不到:“大逆不道”

                “不上规矩”

                “没大没小”

                 “无法无天” }

(尘不到好会)

(超宠的)

(但不是你们的)

(楼上扎心了)

“祖师爷好撩”

“祖师爷好会啊!”

闻时:“……”他从前就这样你们信吗?

钟思:“师傅怎么对我们就不样?”

卜宁:“唉”

庄冶:“因为小师弟是师娘”

钟思:“……”我竟无言以对

{请大东上前抽卡}

“唉?还有我的份?”

{本系统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只要是有戏份的人都会抽卡,除了一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的人}

没抽过卡的众人:“……”很扎心的好吗?

………………………………

问一下有人愿意写一下关于周煦或者他们的孩子开家长会,然后让尘不到和闻时去开家长会。

打脸爽文最好

唉,我这人就是文笔不怎么的,脑洞一大堆      ╯﹏╰

判官游戏体(四)

  

闻时:“尘不到,你解释一下什么叫做通过洗灵阵把天谴转移到你身上?”


尘不到:“雪人……”


“夺舍子孙?!”


“那现在的张正初不就是张岱岳!”


张岱岳:“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猜啊~}


{请周煦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引路人的夏樵}


{夏樵:“你不能一个人!我是带路的!你说好让我带路的!”闻时:“你带完了,后面跟你无关”夏樵:“不是这样的,哥,你别!我跟你一起进去!我得跟你一起!傀都是这样的!你……”闻时:“谁把你当傀?你也说了,你喊我哥。”夏樵:“不是这样的!哥!你让我进去!哥——”}<快手极速版 纯爱小站>


(要不是张岱岳我良尘吉时CP会分开一千年!我家雪人,呸呸呸!不对,祖师爷家的雪人会自剥灵相?)


(楼上求生欲很强吗)


(说得也十分在理)


尘不到:“雪人,下次不要这么做了,我心疼”


闻时:“好”


答应是答应了,但下次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尘不到大概也知道下次闻时还会自剥灵相,但终究没有说话,毕竟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这么做。


{请张碧灵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尘不到”}


{说起尘不到这个名字相信很多人都认识,而且并不算陌生,他是判官祖师爷尘不到,可是你知道吗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谢问,他曾是谢家小少年、钱塘少年郎,也曾是一位锦衣玉食的翩翩公子}<快手极速版 泊淮1>


(心疼尘不到)


(+1)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雪人,没事了,都过去了”


闻时:“……嗯”


“对啊,祖师爷曾经也是各锦衣玉食的谢家小少年。”


“……”


“……”


“……”


{请张岚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惩罚卡}


{惩罚人物已确定为张岱岳,恭喜随机到生剥灵相}


{已把惩罚人物转移到二号空间,惩罚开始,预计十分钟后完成惩罚}


   {请卜宁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娱乐卡}


{尘不到:“为什么他的团子会撒娇?”


   小谢白:“抱一会儿~(撒娇)”殷无书:“身上是不是又疼了?”小谢白:“嗯”(输送灵力)殷无书:“好点了吗?”小谢白:“嗯”殷无书:“你打算在我怀里躺多久啊?”小谢白:“嗯?”殷无书:“我腿脚都麻了”小谢白:“我不重!”殷无书:“生气了?”小谢白:“哼”殷无书:“想什么呢?戴花少年该回魂了”谢白:“过几日等你大修的时候我就把那一整树的红梅都插你头上,戴花大爷!”}<快手极速版 打烊FM>


(尘不到:“妈!为什么他的团子会撒娇?”


殷无书:“为什么他的团子会使诈?”


木苏里:“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隔壁尘不到都羡慕哭了)


(尘不到:“我一点也不羡慕!!!”)


(祖师爷你看我信吗?)


(谢白:“为什么他的师尊不会贩见?”)


(雪人会撒娇就不叫雪人了)


(闻时:“我不会撒娇,但是我会使诈”)


(沈清秋、楚晚宁:“我们的教育方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们是下面的那个?”)


“等等,祖师爷叫那个木苏里妈!”


{这个是因为你们这个世界是一个小说的世界,而她是你们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也就是你们这本小说的作者,所以你们都得叫她一声妈。殷无书是她的另一本书里都人物,所以从某个方面来说殷无书是你们祖师爷的兄弟}


“信息量有点大,我得缓缓”


闻时:“没想到你还有个兄弟”


尘不到:“我也不知道,不过雪人撒个娇好不好?”


闻时: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尘不到:“好好好,不撒娇,雪人别熬人了,怪吓人的”


………………


最后一个视频评论来自原作者评论区

判官游戏体(三)


{请卜宁老祖上前抽卡}

{闻时:“如果我用傀线生剥灵相是不是就可以把你在世间留上十年,百年,或者更久”(闻时忍痛生剥灵相…)尘不到:“不要!”}

(第n次想弄死张岱岳)

(+1)

(+1)

尘不到:“光是渡灵都痛不欲生,生剥灵相…闻时你怎么敢……”

闻时:“尘不到…”

尘不到:“……”〈默默抓紧了闻时的手〉

钟思:“我怎么感觉小师弟和师父之间怎么不太对劲?你们呢?”

庄冶:“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对劲过?”

卜宁:“说的有理。”

钟思:“也对。”

{请张雅临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

{松云山师徒


}

(四个师兄弟的睡姿都挺好的)

(你确定?)

(……不确定)

(钟思:你礼貌吗?)

张雅临:“闻时老祖的睡姿最好了!”

卜宁:“这位小兄弟你没看到我们师父拉着小师弟的手吗?”

庄冶:“这应该是小师弟刚上山的时候”

钟思:“我刚上山的时候也没见师傅拉着我的手!小师弟上山了我连师傅的衣服都不敢碰了!要不然小师弟那脸色活就像下一秒手里的傀线就要甩到我身上一样!”

尘不到:“原来我们雪人那时候那么凶啊。”

闻时:“…………”   确认是黑历史无疑

张雅临:“原来闻时老祖小时候怎么霸道。”

张岚:“你给我闭嘴吧!”

{请尘不到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闻时小时候不肯叫师傅的原因}

{一来是因为那天尘不到刚从山下回来,戴着面具,有种不好亲近的陌生感。

   二来... ...大概是担心自己会被送走吧。

    毕竟他满手黑雾,脏兮兮的,还会不知不觉变成恶鬼。与其刚认下师父就被送出山门,不如干脆不认。

    哪怕他被牵上山顶,哪怕尘不到把小小的金翅大鹏递给他,说可以让他养到大,那种会被舍弃的不安都没有完全消失。

  因为他没有生时,没有来处,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一个怪物。}

(说到底雪人还是很喜欢尘不到和松云山的,不然为什么担心会不会被送走。人应该只有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或者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才会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送走吧。如果是自己不喜欢的地方或者不喜欢的人身边应该是想快点离开,而不是担心自己会不会送走吧。)

(楼上分析的很到位!)

(哪为什么后来雪人还是不喊尘不到师父?)

(习惯了,不愿意该口了。)

(嗯!我觉得祖师爷要是知道后来雪人不愿意喊师父是因为习惯了,不愿意改口了,那雪人的腰估计就要离家出走了!)

(+1)

尘不到:“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雪人才不愿意喊师父的。放心雪人,师父不会不要你的”

闻时:“嗯,我知道”

别听雪人嘴上说的挺冷淡的,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雪人的耳朵上已经爬上了一抹红色,这个细节当然被盯着雪人看的尘不到发现了。

张雅临:“原来闻时老祖以前这么担心被祖师爷送走的。”

钟思:“小师弟,以后有事一定要告诉我们,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有什么事儿是不可以告诉我们的?我们可是师兄弟。”

卜宁:“小师弟,我们师兄弟三人和师父就像一家人一样,有什么事儿是连家人也要瞒着的?”

庄冶:“没错,有什么事儿我们一起承担!”

闻时:“嗯,谢谢你们”

尘不到:“以后小雪人有什么事就要告诉我们,知道了吗?”

闻时:“知道了”

{请闻时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闻时老祖同时抽到破解卡和介绍卡,成功破解封印大阵破解4/1,现已破解封印大阵4/2}

{封印大阵本是张岱岳害了柳城人,所造成的天谴,张岱岳本去找尘不到想让尘不到帮他去掉天谴,但尘不到未曾帮他让他离开,没想到张岱岳却通过洗灵阵把天谴转移到尘不到身上,让尘不到代替他被封印}

(这张岱岳害了柳城那么多条人命,却说这只是他情急之下走错的一步!不管是不是情急之下,那也是你做的,你凭什么不负责任!凭你脸皮厚吗?)

(更可气的是害了人还把自己该受的惩罚转移到了别人身上!害的别人被封印!)

(我一个女的都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一个大男人不知道这个道理?不可能!)

(更气人的是还夺舍自己的子孙!)

(不过现在不是变成惠姑了吗?也算受到了一点报应吧。)


判官游戏体(二)

时间线:刚解完第一个笼


{你们不说话没人会把你们当成哑巴,小心一会儿被打脸!}


卜宁:“系统说的对,你们话太多了,以后少说点”病秧子?呵呵,也幸亏师父脾气好,没当场打你们一顿


{请谢问上前抽卡}


{恭喜谢问抽到视频卡}


《来处:


     尘不到给了闻时一个家,告诉他那些黑雾不是脏东西,是太多人对这个世界的悲喜、爱恨、留恋与不舍,是尘缘。他告诉他不要害怕,一切都有办法化解,从此闻时有了傀线,有了会陪他长大的金翅大鹏,有了师兄弟,有了来处,叫尘不到。》<快手极速版:摆烂。>


(尘不到太温柔了,我好喜欢呀)


(楼上小心,雪人还有2秒到达战场)


(唉,估计又要死一个)


(谁还记得金翅大鹏最开始是因为什么被创造出来的?)


(……)


(我又想起了老毛的悲惨过去)


闻时:“尘不到……”


谢问:“嗯?”


闻时:“我没叫你”


谢问:“我知道”


闻时:“…………”你知道你问什么


“这…这是祖师爷?!这么温柔,不像传闻说的那样啊。”


钟思:“师傅的脾气确实很好,但如果有人伤了小师弟,那就不一样了。”


旁边的庄冶和卜宁表示十分赞同


{叮咚~恭喜触发问题:金翅大鹏最开始被创造出来的作用以及老毛的真实身份,请祖师爷回答第一个问题}


“祖师爷也在?!”


“可是谁是祖师爷?”


“………………”  一片寂静


{请快点祖师爷回答问题,不然闻时老祖接受惩罚!}


谢问:“如果我没记错最开始是为了哄某个小雪人开心”


{回答正确}


“什么?!谢问那个病秧子是祖师爷!”


“最该震惊的不应该是金翅大鹏最开始竟然是为了哄小孩子!”


“妈呀!不亏是闻时老祖!别人家哄孩子都是买好吃的、好玩的,他是玩金翅大鹏!”


另一边


张家只觉得害怕!十分害怕!


张岱岳:“可惜祖师爷当初修炼邪术,若没有修炼邪术也该流芳百世。”


钟思:“修炼邪术?你才修炼邪术!我们师傅不可能修炼邪术!”


闻时:“你再说一遍!谁修炼邪术!”


庄冶、卜宁:“道听途说!”


{请各位先行回答问题!}


尘不到:“好了别生气了,先回答了问题再说”


{请闻时老祖回答老毛的真实身份}


“金翅大鹏”


{回答正确!奖励闻时剩下的完整灵相}


{奖励融合中……}


{各位可以先到休息区休息一下等待融合完成}


……………………


过去的种种回忆一下涌上来各种情绪混在一起


……………………


“尘不到!”


“雪人醒了?”


“尘不到!你骗我!”


“雪人……”


“为什么骗我!”


“雪人,师傅错了,好不好?”


“封印大阵又是什么?”


{咳咳,两位老祖要开始了}


尘不到:“好,马上就来”


“小雪人,先别生气了,嗯?”


闻时:“先走,一会儿再说”


尘不到:呵~雪人还是那么可爱


{关键人物已到达,开始抽卡}


{请卜宁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卜宁老祖抽到‘闻时老祖名字的来历’}


《他没有名字,身上只有一把出生就挂着的长命锁,锁上有个闻字,应该是家里的门第姓氏。尘不到给他添了个“时”字。


时者,所以记岁也。春夏秋冬和日月轮转,都在这个字里了。》


(因为闻时老祖的名字是尘不到取的,所以以后张岚问闻时老祖的名字时,闻时老祖最先想到的是‘尘’尘不到的尘!并不是耳东陈!)


(其实吧,也不是完全因为闻时老祖的名字是尘不到取的,大多数原因是因为喜欢,但是,是哪种喜欢……我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了)


(是的,我们都知道~)


(楼上你好骚啊)


张雅临:“原来闻时老祖的名字是这么来的,记住了”


张岚:“你闭嘴吧。”


闻时:“……”有这个必要吗?


钟思:“原来小师弟的名字是师父取得!我怎么没这个待遇?”


庄冶:“你又不是小师弟,我们要是没名字,呵,师父肯定从书上随便翻出个字给我们当名字,你信不信?”


卜宁:“我信!”


尘不到:“……”我好像真的会这么做


闻时:“……”我怎么不知道尘不到这么双标


众人:“……”原来你是这样的祖师爷


……………………


如果有错别字,大家可以在评论区里说一下


但是,大家不要生气呀


如果你们指出错别字的话,我会在第一时间改过来的

判官游戏体(一)

时间线:刚解完第一个笼

……………………………………

罡风扑面,掀的人几乎站立不稳,闻时几人抬手用衣袖挡住罡风,把手放下后周身却变的白茫茫一片。“这哪儿啊?”夏樵:“哥,我们这是到哪儿了?出笼了吧?”“出了”

{各位安静一下,我是系统1000号,我没有恶意只是因为你们有太多遗憾,主系统让我帮你们弥补遗憾。}

“什么时候开始?”{等一下我再带几个人过来}“我去这哪?”“钟思,别叫了!”“等等,师……”{庄冶老祖请先保密}“啊?为什么?”{这是一会儿的一个环节}“好吧”

{请各位落座吧}{开始播放}

《谢问:“哎你们家空调开这么低提前过冬啊?”闻时:“热,你怎么穿的比前几天还多?”谢问:“因为料到你不安好心打算让我冻死在这里,我还不能未雨绸缪保个命啊?”闻时:“热水,看在钱的份上。”谢问:到底哪学来的财迷相?》<快手极速版.街头市尾.>

张雅临:“闻时老祖!老祖还活着!”

张岚:“话说怎么不见闻时老祖?”

“就是卜宁、庄冶、钟思三位老祖都在,闻时老祖怎么不在?”

{他还活着,只不过你们没看见罢了}

张正初:“这闻时老祖也是人,怎会千年过去还在世上?莫不是修炼了邪术?”

“张老所言有理,老祖再强大他也是个人,怎会千年还活着!”

“那怕是闻时老祖修炼邪术也要严惩不贷!”

张雅临:“不可能!闻时老祖不可能修炼邪术!”

“怎么不可能!若没有修炼邪术怎么在世上活了千年!”

{你们闭嘴!再妄议者,死!原本想再等等的,现在看来要提前开始了!}

{请庄治老祖,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语录卡:怎奈松风明月三千里,天不许归期

                 ----尘不到}

(啊啊啊啊啊,张岱岳给爷死,最好死的不能在死的那种!)

(楼上加我一个!弄不死他,我名字倒过来写!)

(弄死张岱岳+1)

…………

(弄死张岱岳+身份证号)

“姓张?”

“张岱岳是张家老祖吧?”

众人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张岚姐弟

张岚:“张岱岳确实是张家老祖”

{温馨提示:张岱岳还活着}

“什么?!这张家老祖还活着!”

“既然还活着,那他会在哪儿?”

{就在空间之中}

“不知张老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依我看,这空间中的事也不一定是真的”

{本空间里所说的事情绝对为真}

{闻时:“尘不到。”“尘不到!”“尘不到”尘不到:“大逆不道”}

(啊啊啊,雪人!看我!看我!看我!我爱你雪人!)

(楼上,祖师爷警告⚠⚠⚠)

(没事儿,WC,祖师爷我错了,我不敢了!)

(楼上没了,吃席了)

闻时:“……”我看你可能想死

  另一边

     尘不到微了微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边,张雅临正奋笔疾书的不知道在写什么

张岚捂住眼睛,不想看自家弟弟

{请夏樵上前抽卡}

“啊?我”

{不要怀疑,就是你}

{恭喜抽到特殊卡,可以随机扒一人马甲}

{随机抽取人中……}

{叮~随机结束抽取到闻时老祖}

{请闻时老祖上前抽卡}

闻时:“……”你等着我一会就先抽死你

“哈哈”

闻时:“你笑什么?”

谢问:“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确实像个小雪人”

{再重复一遍,请闻时老祖上前,不要继续调情了!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继续!}

在众人的目光下闻时站起来身来,走到台上,从一堆卡片中抽出一张

{恭喜闻时老祖抽到破解卡,成功破解封印大阵4/1╭︎( ˙º˙)╯︎

“什么封印大阵”

{啊,这个……我暂时不能说,不过,嗯……和现在张家那个岁数大的有关,您消消气,我这里可不够你拆的}

谢问:“别气了,以后这个系统一定会说的”

{嗯嗯嗯,我一定会说的!}

闻时“嗯”

“闻…闻时老祖,我见到真的闻时老祖了!”

“闻时老祖,竟然和那个病秧子在一块”

---

小学生文笔,各位不喜欢可以不继续看,反正我会继续写的,喜欢就看,不喜欢那就,拜拜,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