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

判官阴客联动游戏体(八,此篇判官众人没有戏份)

null

娄衔月:“殷无书!你怎么把小白掰弯的?”

殷无书:“为什么是我掰弯的小白?为什么不能是小白掰弯的我?”

“你说呢?三界公认变态。”

“小白,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

{请风狸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图片卡}

null


殷无书:“小白~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娄衔月:“啧啧啧,殷无书没想到啊,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殷无书:“娄衔月你能闭嘴吗”

这时谢白插话了“好,你不能再……”再不要我了

剩下的半句话谢白没有说出来,但殷无书看谢白脸上的表情就猜到了谢白那没说出口的那后半句话是什么了,但正因为谢白没有说出口,殷无书反而更心疼谢白了。

{请殷无书上前抽卡}

{恭喜抽到‘真假殷无书’}

{开始播放:他不希望把有限的时间浪费在路上,还没见到殷无书就没命了。更何况他并不想真的落到魂飞魄散的下场,他想活,这么些天他被殷无书算计了无数次,他想让殷无书和他自己都好好的活下来,然后慢慢算一笔总账。

      ………………………………

“跟我这么个不人不鬼的纠缠有什么意思……”谢白啧了一声,冷着脸说道。}

     殷无书看着屏幕上的话就知道谢白用了散魂符,显然现场阴客众人不只殷无书想到了。

   殷无书知道自己那时做了什么,但没想到谢白居然用了散魂符,也不知道是那个傻货给的,那个傻货早好小心点别让我发现他是谁

殷无书心里这么想到,面上却一把抱住了谢白,轻声道:“小白,答应我不要用散魂符好不好?”“殷无书,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你干了什么吗,你干了什么事,以至于我要用散魂符”“小白,我…”

{那个……其实阴客大人没必要问这位大人的,以后他做的事我会一一播放的,而且阴客大人您问了这位大人也不一定回答的是实话}

“好,继续放”我倒要看看殷无书都骗了我什么。

{收到!}

{……………………

   谢白只觉得眼前黑了一瞬,紧接着一个宽袍大袖的身影突然从滚滚黑云中直坠下来,又在距离谢白不足半米处猛然刹住。冰下人!谢白呼吸一滞,当他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那张面孔时,抱着猫的手指痉挛似的紧了一下——

    ……………………毫无差别,一模一样!}

“殷!无!书!这是什么情况!”

“小白别生气,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有阳有阴,无善无恶’吗?”

听了殷无书这句话谢白瞳孔猛的缩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因为殷无书是极阳,而那个冰下人就是极阴!

{他乌沉沉的眼珠盯着谢白看了片刻,露出一个完全不同于殷无书的笑,满是妖邪气,道:“好久不见,上一次面对面见你还是——”

    ………………………………

     长久以来搅得他不得安宁、寒冷苦痛加身的人,和把他养大、护了他一百多年的人居然一模一样……

   …………………………

   如果这一阴一阳自存在起就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个体,相互之间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深的影响力?除非他们在最开始根本就是一体的……

     他猛的想起小时候听过的关于殷无书的各色传言,传言中的殷无书是个阴晴不定、忽善忽恶的人,有人觉得他无波无澜简直没有感情,有人却对他如避蛇蝎惧怕至极。

    ………………………………

   后悔当初把心挖出来清空重来吗?要是不挖,有那十来年看着他从小长大的感情打底,哪怕再养个百来年,也顶多是个师徒亲情,深点浅点的区别罢了,总不至于——”}

   “至于什么?这人怎么话不说完!”

  殷无书觉得也瞒不下去了,不如直接告诉小白,万一小白也喜欢自己呢?想到这殷无书开口道:“小白,我喜欢你,想做你的夫君。小白,你……喜欢我吗?”“喜欢”

   得到答案的殷无书高兴的一把抱住谢白。

    毕竟,这天下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要高兴?没有。

————————————————

首先,点名表扬@aejmwtjmythadmwuj ,大家有想要看的图片和视频,以及片段都可以告诉我,我十分欢迎!我不会写表白场面,大家凑合看看就行了,我真的尽力了(இωஇ )。对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家可以在大年初一逛完亲戚的时候来看一下春节番外,第一次写那种文大家见谅。再次感谢@aejmwtjmythadmwuj 的投稿。这章写不完,下一章继续,放心!一定写完!

——————————

@苏梓月 我更新了!想不到吧!

——————————

        我在河南,预祝大家新年快乐,都能抢到亲签!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86)

热度(9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